【磁石 生活段子】不一樣又怎樣

短篇

是個簡單的故事。


暑假start。


另一篇的後續會努力在下星期內補上。

再接著,大概會寫中長篇。

是一個想寫好久好久的故事。

希望大家到時也會喜歡啊。

❤跟回應都是我的動力、謝謝。


很想很想放這句話❤️

我們原來就是很不一樣的人,但是我很喜歡這樣的不一樣。

-----------------------------------



他在看到行程表的第一反應,是後悔的。

他實在想不明白當時的自己怎麼鬼使神差的答應了櫻井的邀請。

但事已至此,也沒有反悔的餘地。

 

二宮唯一慶幸的就是,事先替自己準備了一手。

 

他在看到行程表的第一反應,是無言的。

他實在不理解怎麼有人到了國外還是打算整天懶洋洋的躺在酒店。

他早該想到二宮和也不可能那麼順從地就跟著自己在國外四處跑。

但現在,還是遠遠超過自己的想像。

 

二宮和也跟櫻井翔再次低頭看著手上的行程表。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一個深深的嘆了口氣,一個輕輕的嘖了一聲。

然後兩人抬起頭,注視著對方,彷彿從眼神就看穿了對方內心裡滿滿的說話,二宮哼了一聲,先開了口。

 

「你有什麼不滿意嗎?」

「kazu,我就是不懂為什麼難得出了國你還想著整天在酒店裡休息。」櫻井皺一皺眉,糾結了一會還是憋不住把心裡的話。

「我也不明白,為什麼有人一天要跑十幾個景點,每個行程都待不了多久又要趕下一個行程。」

「出國的時候不爭分奪秒,難道像你那樣懶洋洋躺在酒店嗎!?」自問自己剛剛用的是很平和的語氣,不懂為什麼二宮說出來的話非要像是長了刺一般的讓人聽起來不舒服,自己精心準備的行程被二宮說得一文不值,眉皺得更緊的櫻井不甘示弱地回應道。

「旅行就是為了休息,像我這樣有什麼問題!要我說的話,你的行程才有問題,簡直不可理喻!」沒想到從來遷就自己的櫻井會這樣批評自己的行程,二宮氣沖沖地反駁道。

「你才不可理喻!」

「哼!」

 

在臨近出發前的三天,各執己見的兩人吵了場架。        

 

把櫻井趕到了書房的二宮躺在床上看著空盪盪的旁邊,不知道該不該慶幸當初在書房設了張床,深知再這樣躺下去也不會睡得著,他深深的嘆了口氣,其實是懊惱的吧,對於自己一時的口不擇言。

他看著被丟在一旁,顯得有點可憐兮兮的行程表,聯想起櫻井步回書房的那個看起來有點失落的背影,他把行程表拾了回來仔細地將被自己弄皺的地方攤平,雖然只是薄薄的一疊紙卻能從上面感受得到櫻井滿滿的誠意跟用心,他吸了吸鼻子仔仔細細的將行程讀了一遍。

二宮不是沒看過櫻井以前單獨旅行時的行程,那種密密麻麻的行程才稱得上可怕,現在的這個根本及不上那個的一半,他想那個溫柔的人終究還是有考慮到自己的體力,他早就知道自己跟櫻井從來都不是同一類型的人,櫻井熱愛旅行在戶外探險,二宮卻只愛躲在家裡跟電動培養感情;櫻井從不偏食,甚至熱愛探索各式各樣的美食,二宮卻挑食得很,唯一能接受的美食就只有漢堡扒;櫻井無論做什麼都接部就班,規規矩矩的,二宮卻崇尚自由,不愛被任何東西所規限,這麼不相似的兩人之所以能在一起,他想很大部分的原因都是來自於櫻井對自己的百般容忍跟遷就。

 

二宮不敢說,櫻井為自己犧牲了什麼,也不會說自己對這份感情沒有半點的付出,但他必須得承認有時候,自己所付出的並沒有櫻井那麼多,至少對方為了不讓自己寂寞而放棄了周遊列國,包容了自己所有的壞習慣,明知二宮不愛規劃所以就默默地為我們規劃好未來的每一步。

 

他揉了揉眼睛,以那個人的性格就算自己什麼都不做,明天他也一定會向自己服軟,但──二宮抿了抿嘴望了眼茶几上的時鐘,還來得及的吧,三步併作兩步的走到了書桌前打開了桌燈跟電腦。

 

從書房走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櫻井頂著濃重的黑眼圈站在了臥室的門口,緊閉的房門讓他猶豫了片刻,果然還在生氣吧,昨晚冷靜下來一想的確二宮說的話也不全無道理,自己也許真的沒有考慮周全,他懊惱地搔了搔本就亂糟糟的頭髮,決定再整理一下講詞再找二宮的他垂下了打算敲門的手,轉開離開。

 

「翔醬,早餐準備好了。」看著不知道在認真想著什麼筆直經過餐桌的櫻井,二宮喊停了他,看著錯愕的櫻井不可置信地緩慢拉開了椅子,他清了清嗓子把桌上的紙推前了一點,尷尬得不敢正視對方的有點彆扭地道歉道「還有…...這個給你,抱歉喲,昨天向你發脾氣了。」

「咦?啊,其實我也準備了。」還沒搞清楚狀況的櫻井低頭看著面前經二宮改良過後,顯然是以櫻井為先的,融合了兩人分別計劃的行程的行程表,合不上嘴巴的也把藏在自己褲袋裡的紙拿了出來,遞向了二宮,看著他泛紅的耳尖,也接著道歉道「不對的是我才是,沒有考慮到你,抱歉。」

「我們還真是笨蛋呢。」早料到櫻井會這麼做的二宮看著他認真地道歉的模樣,又看了眼幾乎跟自己差不多,唯一不同只是考慮到二宮為首要的改良版行程表,忍不住笑了出來,說道。

「kazu昨天沒有睡好吧?」此時終於跟二宮對上眼睛的櫻井注意到對方跟自己不遑相讓的黑眼圈,有點心疼的問道。

「翔醬也是吧,待會吃完早餐我們再睡一會,然後再來改改這兩份行程吧。」感受著對方摸上自己眼底的輕柔的觸感,二宮笑著說道。

「嗯。」越過了餐桌,吻上了他上揚的嘴角,帶著咖啡香酵的一吻打開了今天的早晨。

 

End


评论(11)
热度(56)
© 拾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