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段子 - Stolen

沒頭沒尾的復康,身心健康,不是回歸。



------------------------------



二宮和也的副業是個小偷。

他靠在車門邊玩手機遊戲,眼睛不時瞄向另一邊的車門,仍然無礙他獲得一個高連擊combo,順利通關的他聽見報站廣播沒有追擊下去,他把棒球帽壓低了一點,帽沿掩蓋住了他的眼神,目不轉睛地等著另一邊的車門打開,人群魚貫般湧入車廂,他沒有在意瞬時變得擠壓的車廂,目光鎖定在規規矩矩跟在最後的西裝男人身上。

 

與二宮和也一副散漫的裝扮不同,穿在身上的西裝依舊熨貼筆直,被整理過的頭髮一絲不苛,唯獨打得稍微歪斜的領帶為他添上了一點的親和感,然而無減他精英的氣場。他沒有把身體的重心都靠在門邊,仍然站得筆直,他觀察這個男人已經有好一段日子,二宮和也留意到他有閱讀晨間新聞的習慣,果不其然下一秒他就拿起了手機,仔仔細細地讀起了晨間新聞,讀到不解的地方時會蹙起眉毛跟撇起嘴唇喃喃自語研究起來;讀到有趣的地方又會瞪大小鹿一般的眼睛,偶爾點點頭,臉上帶著微微笑意,表情生動得讓人看了也覺得有趣。

 

二宮和也之所以會留意到他,除了那身一看就價值不菲的衣著跟手錶,還有那張看了就忘不了的帥氣臉龐以外,更大的原因想必也是因為他過於規律的生活習慣。二宮很快就留意到對方有自己一套的生活規律,每天坐同一班電車上班又坐同一班電車下班,即使早到了也不會選擇坐前一班的電車,偶爾發生的電車晚點會讓他不耐地皺起眉頭頻頻看錶;不論上下班的路上都會讀新聞,即使疲憊到眼睛都幾乎睜不開,還是會堅持地把乏味的新聞讀進去;二宮曾經偷看到他的手帳,每天把時間安排得井井有條又排得滿滿的日程讓二宮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二宮自問從來不是那種會把生活安排得妥妥當當,按部就班的人,或許是出自人類的劣根性又或許只是單統地想要看看發生意料之外的事情後的他會變得怎麼樣,所以不自覺地就把他當成了目標,靜候著機會。

 

他讀完了十篇新聞,剛好到達了下車的車站,二宮目送著他離開,直到身影離開了視線範圍後才悠悠地收回了目光,重新投入到遊戲的世界。

 

 

機會來得比二宮和也想的快。

 

便利店的換領活動比想像中受歡迎,直到晚上時分仍然客似雲來,耽誤了一點時間的二宮本想著今天不可能碰見那個男人了,專心一致地玩手機遊戲,接連過了好幾關的二宮抬頭正打算鬆弛一下緊繃的肌肉時就在乘客稀落的車廂裡發現了他。

更讓他感到意外的是,對方看上去是一副狼狽的模樣。

 

外面下著大雨,他顯然沒有打傘,一向被打理得整整齊齊的額髮現在亂糟糟的貼在額上,打濕的西裝被他脫了下來隨意的挽在臂間,可能是為免弄濕車廂的地板,他站在了距離下車口最近的位置,然而卻沒有閱讀起新聞,只是失神地往窗外看,二宮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感覺到他整個身影彷彿籠罩在一片陰影下,人總有這麼一些時候,因為工作、家人、感情各種原因,甚至沒有原由地,變得失魂落魄,二宮暗暗地打量著對方的臉,祈求著不要是最後一項就好了。

 

電車很快就到站了,二宮看著他忘了拉上的皮包尾隨著他下了車,他拖慢了腳步,身影看起來也不像以往的挺拔,這個時間月台上也沒什麼人,二宮熟稔地從他的手提包掏出了皮夾,就自然地拉開了跟他的距離。

 

「喂。」

 

聽到大喊聲的櫻井轉過頭,看著面前陌生的男人,又或許該形容為男孩,他比一般的男人白晢瘦小,聲音也更為尖細,雖然可愛但又沒有女性化的感覺,藏在帽子下的雙眼依然明亮,像藏著了整片星辰一樣讓人移不開視線,未有添上敬語的叫喚讓他有點猶豫對方是不是在叫自己,正打算確認的時候對方又開了口。

 

「這個,你掉了。」

那個男人遞過來的是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掉了的皮夾,櫻井有點慌張的接了過來又瞥了眼沒拉上的皮包,有點尷尬地笑了笑。

「謝謝,」未待櫻井反應過來,面前的男孩就轉身離開,「我……我姓櫻井,方便的話,我可以請你喝杯咖啡答謝你嗎?」

 

上鉤了。

二宮在停下腳步的瞬間收起了嘴角的笑意,轉身對著櫻井輕輕地點了點頭。

 

 

 

二宮和也副業是個小偷,在各種意義上。

 

 

 

END

 


查看全文

那些無處安放的腦洞

1. 正人君子S X 險被活抓的魅魔N 的同居故事

2. 步入青春叛逆期二郎 X 四郎 (一個回頭是岸的故事x)

*特別想寫四郎問尼桑們,什麼時候才會看到二郎(叛逆期都早出晚歸),尼桑們安撫他說只要看多少遍他喜歡的卡通後就會回來,四郎急忙地打開電視重看又重看同一集卡通的那種感覺。


想到的都會不定期很隨性地寫在這裡。

歡迎大家一起腦洞大開地跟我討論,或是有想要動筆的也可以隨意領走ww


幾經掙扎,找天也會把填不完的坑大綱放上來。

查看全文

給我的寶藏、かず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かず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在最後的最後,趕上了。

 

放上的是一直以來寫的文的文包。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NV-dgDbPzwnDQv4nPDFsUw 密码:6116

 

果然還是很喜歡寫文、回看的時候由衷地感受到了。

還是常常會想到梗、還是會有寫文的衝動,還是依舊地喜歡著你們。

謝謝你誕生到這個世界上了、かず!

 

 

查看全文

無題(慎)

「犯這種低級的醫療錯誤根本跟謀殺病人沒分別吧,醫生。」
「這種人根本不配當醫生吧。」


渡海不知道對方是從哪裡得知這個秘密,他就像一隻隨時會撲向對方的野獸一樣雙眼發紅地瞪著面前滔滔不絕的人。
「閉嘴。」
被警告了的吉本望著渡海靜了下來,在渡海正打算溜走之時又被拉住了手,背狠狠地撞向了牆壁,吉本用身體壓住了他,把他徹底的困在懷裡,下一秒展現在他面前的是那份本應藏得好好的文件,渡海停了掙扎似是有點崩潰的面無血色的看著吉本。

「你說,要是每個人的桌上都有一份的話會怎樣呢?不會有地方容得下你的吧。」吉本端視著他的臉,勾起了玩味的微笑。
「你想要什麼?」渡海見他沒有回答又接了下去,「一億,夠了沒?」
「我想要你,只有我這裡才容得下你,我們是同類人啊征司郎。」



—————

我就臨睡前忍不住隨手寫寫
沒頭沒尾。

強強簡直了(。

然而我還沒有get到雙醫生的萌點。

查看全文

生活段子 - He & He

其實沒有肉。

另外,最後一段是在家裡寫的,家裡的鍵盤怪怪的有錯字請通知我。

開不了也請通知我,謝謝。



我為什麼寫到淚目



查看全文

生活段子 - 不藥而癒


很亂來、不要太認真。

OOC、慎。


謝謝大家。

各種奇怪,應該沒人會喜歡w

但我寫得很高興。


-------------------------------------------







(N SIDE)


我最近得了個怪病。

 

這種話傳了出去會造成很大的騷動吧。

 

不過從我口中說出來也有可能會被當成是跑火車,會有這樣的想法除了是因為自己一直悉心經營著這樣的形象外,更大的原因就是因為這種病真的怪到不得了,要不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話根本不會相信世間會有這種事。

 

 

 

明明想著只要瞞過去就可以了。

 

偏偏,就被最不想讓他知道的人發現了。

 

 

 

二宮和也看著面前一臉認真地等待著自己的答案的人,徹底失了語沒了聲音。

 

 

 

事情的開端得追溯到一個星期前。

 

 

 

前一個工作延誤了一點,來到樂屋的時候其他人已經抵達了,如常地互相打了招呼就坐到了為自己空出來的位置上,還是一個再平常不過的團番收錄日子,在我埋頭正打算進入遊戲世界的時候,旁邊卻傳來了陌生的聲音。

 

「喲喲喲!今天的調子怎麼樣?」

 

是什麼聲音?

 

我抬頭環視了樂屋一個圈。

 

一、二、三、四,連同我的的確確只有五個人,奇怪,是我聽錯了嗎?

 

 

 

「喲西!今天也要加油!」

 

再次傳來的聲音,而且比起剛剛的還要更加響亮,又或者該說是更有元氣才對。

 

你們有聽到什麼聲音嗎?

 

禁不住這樣問了離我最近的櫻井,他放下手上的報紙,歪歪頭仔細確認了一下,一臉奇怪的搖搖頭看著我,問道「NINO,怎麼了?」

 

其他人聽見櫻井的問句也向我投來了關心的目光,他們的眼神怎麼看也不像是演出來的,我笑了笑故作輕鬆地說著可能只是我太累了,他們不放心地又追問了幾句,看到我沒有什麼異樣後才放心地移開視線。

 

置若罔聞的四人讓我不安地吞了吞口水,總不可能是什麼靈異現象,果然是聽錯而已,我從挎包裡翻找著耳機,卻瞥到了置放在一旁的櫻井的手機有什麼不尋常。

 

 

 

手機上的是什麼?

 

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現在眼前所看到的東西,櫻井的手機就像是有了生命一樣的,從黑漆漆的畫面上看出了模樣,不是那種驚駭電影會出現的什麼可怕而又像真的五官,更像是動畫裡面會出現的有點可愛的畫風,它、或許該說是「他」?他似乎察覺到我的目光,打開了本來合著的雙眼,手機的畫面瞬時變得明亮了起來,我急匆匆地撇開了臉,表現出全心全意地投入在自己的手機的樣子,但一切已經太遲了──

 

「嘿!是KAZ樣!KAZ樣看得到我嗎?」

 

 

 

先撇開現在發生的事情有多奇怪,他的手機怎麼會知道我?還替我改了個那麼親暱的尊稱,沒等到我的回應他失落地嘟嚷著什麼的聲音讓我有點好奇,我又瞥了他一眼。

 

總覺得有種眼熟的感覺。

 

趁著他沒注意到的時候我像模像樣地擺弄著手機又默默地觀察起他,啊!對了!

 

我看著專注地讀報邊不自覺地鼓起嘴的櫻井,再看看因為沒得到回應而悶悶不樂的手機,這麼一對比下,不正正是一模一樣嗎?

 

這麼想來,手機畫面上的模樣恰恰跟平時飯們愛用的代表櫻井的顏文字一模一樣,彷彿像是迷你版的小櫻井,「小櫻井」這時又看了過來,好像也沒什麼可怕的,不自覺地完全放下了戒心的我面對著他悶悶不樂的模樣笑了出來。

 

 

 

還以為,能看到的就只有「手機先生」。

 

後來,才發現不只是「手機先生」,還有「迷彩眼鏡先生」、「迷彩衛衣先生」、「起司蛋糕先生」,各式各樣的「小櫻井」,一時之間陷入了「小櫻井」世界的二宮和也很快就找到了「小櫻井」們的共通點,除了他們不論是喜好還是神情都很像櫻井以外,就是他們都是櫻井的愛用品。

 

 

 

但二宮就想不明白了,為什麼偏偏就只有自己能看得見他們,聽得到他們的聲音呢?

 

怎麼想也該是他們的主人聽得見看得到才合理吧,這種設定怎麼想都有bug吧。

 

不知不覺地接受了這種設定的二宮悄然地嘆了口氣,真不知道該說成自己接受能力強還是怎樣了,但說實話的這種怪病也沒替自己添上任何不便或是麻煩,有時候甚至覺得挺有趣的,從他們的口中偶爾會得到翔桑的情報,又會自顧自地跟翔桑演起情景劇,特別是看到櫻井吃著深愛的起司蛋糕時,「起司蛋糕先生」偶爾用力地求救偶爾又心甘情願被吃下去的演技,簡直讓人百看不厭。

 

 

 

反正不會被人發現的,這樣心存僥倖。

 

然而,心存僥倖果然是不行的--

 

 

 

「nino最近是不是隱瞞著什麼?」

 

面前一臉認真,眼睛裡隱隱帶著擔憂的,把我堵在空無一人的樂屋的,偏偏是我最想瞞過去的人。

 

很想開口說著翔醬真是太愛擔心了,就這樣打哈哈的混過去就如往常隱瞞感情的不露半點破綻,但面對櫻井這種少有地忐忑不安的神情,不禁聯想起最近已經多次拒絕了櫻井工作後的邀請而讓對方露出了難過的表情,內心的內疚不可抑壓地泛了出來,遲遲找不到合宜的借口。

 

「最近在樂屋也靜悄悄的不怎麼說話,情緒看起來一直很低的樣子,讓我一直都很在意,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困擾的事情呢?要不要跟我說說看?」

 

二宮直直地盯著櫻井緊緊皺著眉的模樣,緊張的情緒毫不掩飾地坦露了出來。換作是其他成員,你也會這麼關心他們嗎?也會這麼擔心嗎?並非因為對方是我嗎?很想這樣咄咄逼人的質問道,但這種就像是在妒嫉著其他成員的說話要是說出了口,就會被發現了──那份非一般的感情。

 

「我沒事。」

只能這樣吞吐地客套道。

彷彿被這種距離傷到的瞬間就低落下來的櫻井,嘴巴動了動。

「我這麼不可靠嗎。」

一直在旁嚷嚷著的「小櫻井」們似是也感染到櫻井的情緒而靜了下來。

有種千古罪人的感覺。

「我,不是這樣的,世界裡通通都是你──」

衝口而出的說話。

面前的櫻井露出了不解,不願說下去的我想必已經紅透了臉,無暇去看櫻井的臉。

「世界裡通通都是你?這句話的意思難道是……」

 

是告白吧!

KAZ樣在對櫻井樣告白嗎?

沉寂的「小櫻井」們起鬨起來,該不會連翔桑也這麼想吧,不敢再想下去,櫻井此時卻拉住了慌忙地欲逃離這個難堪的場面的我。

「NINO的意思是,因為太喜歡我所以世界裡都是我?」

無法忽略話裡的笑意,為什麼感到高興難道不覺得噁心嗎,我不安地看向了櫻井,櫻井的臉上擠滿了笑容,拉著我的手一施力就把我拉進了懷裡。

 

察覺到了二宮一臉不可置信又怯生生的眼神,彷彿像是什麼受驚的小動物般,讓人憐愛的神情讓櫻井沒有遲疑地就把他擁進了懷裡,不能讓他逃開,錯過了這次機會就沒有下一次了。

 

「我也喜歡KAZU,最喜歡KAZU了所以世界裡也通通都是你。」

 

一直用各式各樣的藉口來說服自己斷開的感情

在聽到告白的那一刻──

一瞬間就從心底滿出來。

 

雖然被誤解了但目的達到就好了吧。

至於誤會,之後有機會再慢慢解釋就好了。

 

 

 

 

一點小番外

 

「哇,沒看過翔樣露出這種神情。」被掛在椅背的「迷彩外套」羨慕的道。

「那是當然的了,因為是櫻井樣最愛的第一名的KAZ樣的告白啊。」

「第二名表示也很高興。」「迷彩眼鏡」這麼說道。

「我才是第二名!」「手機」表示不服氣的反駁了起來。

「不可能!我可是KAZ樣送給翔樣的禮物!當然是第二名了!」

「我也是KAZ樣送的!這麼說的話我才是!」「迷彩衛衣」哼了一聲也加入了爭吵。

 

「小櫻井」們又爭先恐後地吵了起來。

幸好,這些話都沒傳到第一名的二宮的耳裡。

 






-----------


‧《星河》是我很想很想寫好的作品,大綱跟設定改了又刪了,有天說不定會再見也有可能不再見。

查看全文

【無CP偏磁石】翔ちゃん!36歲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遲了一天的翔ちゃ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感謝你的存在!


‧本身是沒想過寫生賀的畢竟是退出了那麼久的人w

‧但忽然想起了以前寫過牧場物語的小精靈設定就動筆了

‧這次有點點不同

·喜歡點♥︎ 不喜歡點x


-------------------


在小屋前呆站了一小時,規規矩矩地敲了二十五遍門的櫻井翔終於敗下陣來,接受了小精靈們離奇不在家的事實,明明昨天離開農場的時候什麼都沒說的,偏偏今天還是最忙碌的收成日,他對這種不按預定走的狀況有點不滿又無從發洩,只好悶悶地自個兒嘟嚷個幾句,就背起沉重的背包,背影孤獨的回到農場。 

 

收集農作物的時間是在五點,換句話說要在五點前完成收成,這樣的話得先把收成的工作排在前面,澆水除草施肥餵飼動物的工作往後排,他仔細地列起了工作清單,標好了每項工作的所需時間,行程改了又改把手帳畫得亂糟糟的,總算大功告成,櫻井看著堪稱完美的工作行事曆,他握緊了拳頭為自己打了打氣就提起了工具往農田走。 

 

櫻井顯然高估了自己的工作能力,在他經歷了十多次在田裡跌倒跟險些絆倒一頭埋在泥裡的危機後,他只能接受自己果真是相當笨手笨腳的事實。一番苦戰,他終於在黃昏前完成收成的工作,勉勉強強地趕上了貨車來收集農作物的時間,他掏出了手帳,手帳沾了些泥土,用指尖想要抹乾淨反而愈抹愈糟,一想到自己如今狼狽的樣子,又看到工作預定上未能如期完成的項目,懊惱不已,雖然想要丟下手上的一切明天再算,但強烈的責任心並不容許自己這樣做,他嘆了口氣,認命地拿起地上的澆水壺往田裡走去。

 

完成所有工作已然是夜深,無暇顧及身上的泥漬,心情亂得一團糟的櫻井連燈也沒開就一股腦地把自己拋進床裡,認真地考慮是不是該在35歲的最後一天把名字改為櫻井‧倒楣‧翔。這時,小屋的角落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該不會倒霉到遇小偷了吧,他略微遲疑的端視起哪個工具最具攻擊性,就在他還在猶豫之際,聲音好像愈來愈近,他隨手便拿起最近床邊的那個,無措地找尋著聲音的來源,然後啪啦一聲,屋內的燈全亮了。

 

「翔ちゃ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被面前的畫面驚得失了反應的櫻井盯著今早失了蹤影的五隻小精靈,他們捧著一個精緻的蛋糕站在自己面前,小屋也不知道是在什麼時候被掛滿了生日快樂的字句及彩帶。成功製造了驚喜的小精靈們很高興地笑著,小心翼翼的把蛋糕放在中間的餐桌,逐個逐個的走到櫻井面前,乖巧地排成了一列。

 

「翔ちゃん,お母さんいつも產んでくれてありがとう!」排在最前面的大野智小精靈從包裡掏出了一盤看起來就很可口的魚料理遞給了櫻井,臉上掛著軟軟的笑容讓人幾乎要忘了他說話裡的語病。


「翔くん,ハッピーバースデー!」在書本自學外語中的松本潤小精靈從櫻井手中拿過魚料理把他仔細地置放好在桌子上,又將自己帶來的好幾盤料理放好。


「翔ちゃん!工作辛苦了!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因為翔ちゃん的生日是重要的日子所以我們特別早就起來開始準備,リーダー那條魚釣了很久才嗯嗯嗯──」相葉雅紀的話還未說完就被後頭的黃色小精靈捂著嘴,松本潤似是也看不下去的把他拖到桌子那邊幫忙,突如其來被拉走的相葉雅紀只好匆匆忙忙的把包得奇奇怪怪的綠色禮物丟到櫻井的腳上。


「翔ちゃん--是個很出色的人總是到不同地方忙東忙西的,但有時候停下來也很重要,因此能幫上翔ちゃん的忙實在是太好了,要是能讓翔ちゃん多休息一點就好了,我們都是這麼想的。」二宮和也收起了一貫的口齒伶俐,陷入窘境的模樣有點稀有,櫻井憋不住淡淡的一笑,注意到對方的淺笑聲,二宮有點心虛地微微拉下了帶在頭頂的帽子蓋過了發熱的耳朵,抬起頭濕漉漉的眼睛讓人移不開目光,直直看著櫻井。


正當櫻井還在疑惑著的時候,二宮又開了口「因為相比他們的不算是什麼珍貴的禮物,翔ちゃん可以先閉上眼睛嗎?」


櫻井本想打趣地說沒關係但對上二宮認真的表情,只好點點頭聽話的合上了眼睛,等了一會兒就感覺到什麼軟軟的東西觸碰了自己的臉頰,未來得及確認是什麼就急急的退開了,他再張開眼的時候面前的黃色小精靈已經跑開了忙著整理桌子。


剛剛的,難道是--

二宮快速的瞥了還傻傻地坐在床沿的櫻井一眼,像是完成了什麼惡作劇般的捂著嘴笑了兩聲,而同樣忙著佈置的小精靈不約而同地不知在什麼時候起帶上了墨鏡。 


「啊!翔ちゃん趕快去換件乾淨的衣服,別再坐著了!不然25號要過了!」「是!」


櫻井接過了被他們塞進懷裡的衣物,走進更衣室前又忍不住回頭再看了一眼面前溫馨的畫面,藍色小精靈坐在一旁的搖椅上打著瞌睡,紫色小精靈忙得一頭煙地將食物翻熱,綠色小精靈正在為小屋添上更多佈置,黃色小精靈沒好氣地跑來跑去邊阻止綠色小精靈多此一舉的佈置邊喚醒睡得正熟的藍色小精靈。


謝謝你們,一直都在我的身邊。


End


查看全文


翔ちゃん、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٩(^‿^)۶
謝謝你的存在,要身體健康,好好的(⁎⁍̴̛ᴗ⁍̴̛⁎)


生賀來不及寫了明天補發!

【磁石SN/NS 極短段子】PLAY A GAME

第一篇段子是因為看到了鵺鹿 GN的【GAME】想到的,事先已經問過了對方能不能借用類似的設定,但如果還是有人感到不妥的話可以跟我說,我會道歉刪文的。


第二篇就是再次寫了NS,我覺得這個物件真的很色情(X)

但文力不足,如果有其他喜歡NS的GN看了也有靈感的話歡迎寫一下QAQ

我也好想找個同好來寫這個梗但我沒有同好所以......



暑假來到尾聲了,好快啊,我的長篇會盡力在暑假完結前開一下坑。

我已經做好了掉粉的準備。

說實話的我覺得連這兩篇都能喜歡的真的是真愛(x

❤跟回應都是我的動力、謝謝。



覺得兩篇都是請想好才看。慎。


--------------------


1. SN 【JUST A GAME】(OOC, 慎)

 

電話的屏幕亮了又亮,稍微感到有點煩嫌的他無視了戰友們的信息乾脆將電話調成了靜音,把以往辛辛苦苦打來的成果通通拋諸腦後,一向主力於連線遊戲的二宮和也最近迷上了一款單機遊戲,而且還是款有點過時的遊戲。

二宮和也看著顯示在電腦畫面上設計得相當簡潔的房屋,由他創造的櫻井翔正一臉困惑的收拾著碗盤,收拾的期間還笨拙地弄掉了一個,這一點還真像呢,這麼想著的他瞥到了門前路過的身影,他迅即把收拾碗盤的指令取消了,接到新指令的櫻井翔隨意的把碗盤放在地上,匆匆忙忙的趕到門口攔住了在門前路過的那個人。

 

二宮將畫面放大了,以多角度鏡頭好好的觀賞了一下面前的人,又確認了一下櫻井翔的情緒維持在快樂,二宮滿意的一笑然後一下子塞滿了指令欄,看著漸入佳景的兩人由天氣說到了政治,再由政治說到了新聞,關係由陌生人成為了朋友,再由朋友成為了好朋友,櫻井翔順利地邀得對方進屋。

 

下一項兄弟間的擁抱已被取消,接下來是一連串調情的動作,櫻井翔不怎麼抗拒的實踐了起來,一下子就把氣氛升高了不少,順理成章的成為了伴侶,二宮和也等待了片刻,翻到了邀請搬進新居的指令毫不猶豫的按了下去,看著控制欄裡多出來的人物,發展到如今兩人即便不用刻意的指令什麼也能自然的互動起來,二宮點進了另一人物的狀態,顯示為伴侶的關係讓他有點走神。

 

這時,時鐘已直刺刺指向三點,他儲存好遊戲後沒有留戀地退出了他們的房屋,抿了抿嘴彷彿在壓抑什麼情緒般的重新將房屋命名為櫻井翔及二宮和也的家庭。

 

關掉了電腦拿起了已被忽視很久的手機,顯示在桌面頂端的剛好是來自櫻井翔的工作通知,劃開了屏幕再客套不過的回了句知道,隨即放下了手機的他捂住了雙眼,還是玩得太久了吧,感覺眼睛都有點澀了。

 

其實心裡再清楚不過的,現實的二宮和也不可能跟櫻井翔在新聞話題上談笑風生,現實的二宮和也更不可能跟櫻井翔在一起。

 

遊戲,某程度上是為了滿足某一些人在現實裡無法實踐的殘缺而誕生的。

而二宮和也,只是他們的一分子。

 


2.NS 【MAKE A BET】(ooc, 慎)

NS、NS、NS 極短篇


肉渣


查看全文
© 拾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