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 生活段子】客人,不要我的推介嗎?(下)

短篇

拖得有點久

無劇情、有點悶。


之後要開始準備中長篇了加油。

好了、去吃飯,謝謝你們。

❤跟回應都是我的動力、謝謝。


--------------------------------------



(5)

 

初嘗入口是牛奶香甜的味道,然後是苦澀但帶點香醇讓人念念不忘,隨著時間會變得酸澀,但仍蓋不過纏繞在舌尖的那份甜,就像那個人一樣。

坐在法國街頭的櫻井愣神地看著那杯咖啡,他不知道是因為這杯咖啡太平平無奇還是因為人在離鄉背井的時候尤其容易牽起思鄉之情,所以才無可壓抑地想起那個地方,以往也不是沒出過差,唯獨這次有這樣的感覺,他又抿了口面前的咖啡,不合口味的味道讓他不禁搖了搖頭,他掏出了手機,手指停在了通訊錄裡“NINO”的名字上,他是在一個很彆扭的理由下得到對方的電話,本以為二宮說不定會拒絕,沒想到對方毫不懷疑的就跟自己交換了電話,他看著那個從未有機會跟對方聯絡過的電話號碼,在猶豫之下發了張照片給遠在日本的那個人。

 

雨幕下,法國,人來人往的街頭,咖啡,還真是悠然又浪漫的景色呢,翔桑。

遠在日本的那個人很快就回了信息,驟眼看有點莫名其妙,連在一起卻意外地說出了櫻井所感受到的整個氛圍。

 

他望著雨幕中撐著傘緩慢地前進的法國人,浪漫嗎,法國的確泛濫著浪漫的氣氛,然而他卻難以融入他們,感覺就連嘆息都平添上了幾分的思念,剛想回覆什麼給對方,對方又發來了訊息。

 

是想念我的咖啡了吧。

還附上了一張照片,櫻井點開來看了,帶著笑的盯著照片裡跟剛沖泡好的咖啡自拍的人。

嗯,想念你了。

櫻井錯愕了兩秒,我剛剛說了什麼,不可置信地捂著那張不自覺地透出了真心話的嘴,迷茫地眨了眨眼睛,又瞥了眼手機屏幕上的照片,他的手指還落在那個人看起來軟軟的臉頰上,難道我喜歡他嗎?一瞬間像是為所有不合理的事情都找到了答案,櫻井意料之外的很快就接受了這個結論,難怪在面對他的時候就像是個懵懂的孩子一樣,什麼都表達不好,茅塞頓開的他失笑地搖搖頭,又有點不安,該不會對方早就發現了吧,他皺皺眉有點緊張的看著那則突然像是添上了什麼特別意味的簡訊,遲遲的不敢回覆,低頭陷入了苦思。

 

(6)

 

櫻井最終還是沒有回覆那則簡訊。

 不是刻意不去回覆,只是當他打算回覆的時候公司就來了急電,後來忙著處理公司的事就錯過了回覆簡訊的時機。

一想到這裡總覺得有點可惜的他再三確認了下手錶的時間,這個時間的話應該還沒關門吧,連行李都還來不及放抱著即使只是見一面也好的心情就來到了咖啡廳,他小心的推開門,臨近打烊店面只見二宮和也一人,清脆的風鈴聲引起了正在收拾的他的注意。

 

「啊,是翔桑喔。」

「嗯,晚上好。」櫻井找了個離他最近的位置坐下,對方彷彿算好時機,未待櫻井開口就端上了熱騰騰的咖啡放到他的面前。

「這杯本來是要泡給我的。」對上櫻井錯愕而又驚喜的眼神,二宮看向了別處,從桌上拿起了水瓶替自己裝了杯水,邊喝邊解釋道。

 

 

原來不是記住了我要回來的日子嗎。

想到這裡,難免有點失望的櫻井鼓了鼓嘴,為了掩飾這點喝了口咖啡,下一刻又為了自己跟二宮的口味如此的相像而滿足起來,露出了笑容。

 

「……真想不到翔桑是不愛回人簡訊的類型,害我還擔心翔桑是被外星人捉走了。」對方忽悲忽喜的神情逗笑了二宮,托著頭仔細地觀察了對方一陣的他一臉委屈,語氣難辨的說道。

「不、不是這樣的,是因為剛好有工作,所以錯過了回覆簡訊的時間而已,並不是刻意不回你的簡訊的,真的,抱歉!」沒想到對方會提起這件事,櫻井急忙將手上的咖啡放好,拉上了二宮的手,語氣誠懇得就差在尚未向二宮土下座而已。

「FUFU,翔桑太緊張了吧,我只是在開玩笑而已。」二宮噗地笑了出來,瞥了眼覆在自己手上的手,骨節分明,一看就覺得是成熟男人的手,跟自己的截然不同,對方的手溫溫暖暖的讓人不願掙開,他轉移話題的,打趣問道「那在這麼浪漫的地方有什麼艷遇嗎?」

「才不會有什麼艷遇呢,我是去工作的。」櫻井否認道,比自己預期中還要更軟乎乎的手讓他把心思全放在了那隻相碰的手上。

「是嗎,明明長了張很受歡迎的臉,果然是跟妹妹說的一樣沒人氣嗎。」

「要說受歡迎的話,NINO才更受歡迎吧,假日都坐滿了因為NINO而來的女孩子,看到NINO總是KYAKYA地叫。」

「嘛,誰讓我是GOODLOOKINGGUY。」二宮欣然接受了對方疑似是讚美的說話,還配合地對著他WINK了一下。

「所以,我也、」被他的WINK徹底撃中,櫻井悄悄地環視了下周圍,只有兩個人的咖啡廳,沒有掙開任由自己覆著的手,也算是適合告白的氣氛吧,下定了決心的他吞了吞口水,開了口。

「可是,我是不可以跟客人談戀愛的喔,因為我是那種只要跟對方在一起就只看著對方的人,自然就無法觀察到其他人的喜好,好不容易有起色的咖啡廳也會受到波及的,所以合約上是這樣訂的。」二宮的嘴角還帶著笑,手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掙脫了出來,認真的語氣讓人聽不出他現在說的到底是玩笑,還是真心話。

 

 

(7)

 

感覺就像是還沒告白就失戀了。

櫻井輕輕的嘆了口氣,果然、早就洞悉到我的心思了嗎,他實在不知道被這樣委婉的拒絕算是好事還是壞事,是不是該慶幸自己沒有一時衝動就將心意告訴對方呢,還是該為這段無疾而終的戀情而低落,他已經有一陣子沒到咖啡廳,雖說是可以裝作沒事的照常到咖啡廳,但仍沒調整好心態的他根本不可能坦然地面對對方。

 

他呆呆地看著大野店長剛給自己發來的簡訊,手機的屏幕亮了又暗了。

“翔桑最近都沒有來; ( •̥́ ˍ •̀ू )

今天nino也不在,就連女孩子們都不進來了,我跟相葉君好寂寞啊。”

什麼跟什麼嘛,要吐糟的地方太多了反而就找不到該從哪裡開始說起才好,這陣子大野三不五時就跟自己發簡訊,不外乎都是些讓自己快來店裡坐坐的內容,他退出了信息的頁面,手指向下拉了好幾遍才翻回在法國跟二宮的對話,這樣逃避下去也不是辦法吧,而且大野都說了他今天不在了,就算去了也沒問題吧,他暗自想著,做好了所有的心理準備,打開衣櫥認真地挑起了衣服。

 

自以為偽裝得很好的櫻井儘量壓低帽子,偷偷的瞄向了空無一人的吧枱,再三確認了二宮不在後才拿下帽子,看也沒看桌上的餐牌,直接就喚了店員下了杯黑咖啡。

 

店員很快就端來了黑咖啡,黑不見底的咖啡彷彿在反映著櫻井的心情,光是想像那種苦澀的味道就讓人忍不住吞了幾口口水,果然是最適合失戀的人喝的飲料呢,他想起之前在餐牌上看過的描述禁不住嘲弄起自己來,嘴角掛著牽強的笑意,喝完這杯後就從失戀畢業好了,暗自下了決定的他視死如歸的拿起了杯子,準備一飲而盡。

 

啊呢──?

甜得讓人無法適應的味道讓他訝異得放下了杯子,他瞥了眼放在桌上的單據,明明點的是黑咖啡沒錯,唯一的可能性就只有店員為自己送錯餐點了吧,一向討厭被打亂計劃的他緊皺著眉一臉不滿的揚起了手。

 

「誰准你這樣自說自話的放棄啊。」

「……NINO。」身後的人用著喃喃自語的聲量,但又剛好傳到櫻井耳裡的再熟悉不過的聲音讓他轉過了頭,怎麼會…大野不是說二宮今天不在的嗎,他快速地望了眼收銀台,大野早就不知去向。

「不翻翻看嗎,餐牌。」不顧他吃驚的樣子,二宮坐了下來把桌上的餐牌推到櫻井的面前,一臉不高興的模樣。

「咦?」

不知二宮的用意的櫻井還是聽話的翻開了餐牌,從頭到尾看了好幾次終於找到了奇怪的地方,他微微皺起了眉,原來寫著“調配師推介”的位置已經換上了店長推介,他猛地抬起頭看著紅了耳朵的二宮。

 

「那個,調配師推介怎麼沒了?」

「對啊,所以翔醬可要好好補償我的損失啊。」二宮不願讓人看到正面似的轉開了臉,悶悶地說道。

 

了然對方意思的櫻井心中竊喜,看著二宮不好意思又彆扭的模樣得意地笑了出來,在二宮還沒有反應過來前就拉住了他,迅速地在他的唇上落下了一吻。

 

啊,果然還是太甜了呢,這杯咖啡。

 

End





偷偷告訴大家、其實N君也是店長之一。

所以說根本沒虧,都是套路。


评论(5)
热度(60)
© 拾荒。 | Powered by LOFTER